Church-State Conflict: 20 Ways Persecution is God’s Way to Shepherd Us – Pastor Wang Yi (Chinese)

December 17, 2018 — Leave a comment

Editor’s note: Over 100 members of Early Rain Covenant Church in Chengdu, China, were arrested beginning Sunday, December 9. At the time of this publication, arrests are still being made. Among those taken away were Pastor Wang Yi, senior pastor of Early Rain, and his wife, Jiang Rong, who have not been heard from since Sunday. Many of their students, including seminary students, are still in custody.

Wang Yi is one of China’s most prominent protestant pastors, a renowned human rights advocate, and a church movement leader. His Early Rain Covenant Church is one of the best known unregistered “house” churches in China. Under President Xi Jinping, China’s increasing crackdown on religious freedom is escalating especially since a new set of regulations to govern religious affairs came into effect in February 2018 to increase punishments for “unofficial churches” like Early Rain. This story is being reported in the New York Times, Wall Street Journal, Reuters, AP News, and World Magazine.

Foreseeing this circumstance, Pastor Wang Yi wrote several articles, including:

My Declaration of Faithful Obedience

In the Face of Persecution, What Will We Do? (14 Step Plan)

Similar to these articles, Pastor Wang Yi published this article below on Early Rain Church’s blog page in Chinese. Here he explains his understanding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 in the Bible and he describes 20 Ways Persecution is God’s Way to Shepherd Us. Special thanks to China Partnership for their translation work and Brent Pinkall for helping make this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To read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Click Here


政教冲突的属灵益处

王怡牧师

 

各位蒙召“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的弟兄姊妹,平安。

保罗论到婚姻时,他的个人意见是结婚不如独身。不过他并不是从婚姻本身在创造和救赎中的意义而说的。就是说,他并非否认婚姻和生养的价值。而是说,我劝大家“安常守素”,是“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结了婚的,要安常守素,不求离婚。没结婚的,也要安常守素,不求结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始终不要为自己、为妻儿、为世物挂虑,而要“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林前7:26-32)。

当我们论到信仰与这世界的一切冲突时,这段经文都表达了一个基本态度。就是凡事都要在一种强烈的,“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的末世论下来观看。而且,凡事都要在一种强烈的,“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的渴望中来讨论。

没有这种强烈的末日感,你怎么想都是空。

没有这种强烈的使命感,你怎么说都是错。

有会友向我提出一种担忧,就是在政教关系紧张的时期,教会处于一种备战状态,会有损日常的牧养。我理解他的担心。但我对他说,军队通常都是在备战和演习中完成日常训练。而且备战越迫切,训练效果越好。对教会来说,没有属灵争战,就没有日常牧养。因为,一方面,争战本身就是主对门徒的牧养方式。另一方面,一切牧养的目的就是为着争战。

我见过太多的华人教会,是在备战与演习的缺乏中,灵性渐渐死去。魔鬼在主的教会中,藉着逼迫,杀死千千;藉着逼迫结束,杀死万万。

所以下面,我想和你们分享的,是今天对这个议题的20条默想。就是政教关系的冲突,会给教会和基督徒带来什么样的属灵益处。临到教会的政教冲突,如何成为上帝亲自牧养我们的方式:

1、 逼迫的可能性,测试自己是不是一生因怕死而作奴仆的人。福音是否真给了我在任何制度和环境下的,自由而尊贵的心?

2、因为我们的畏惧,总是显出我们内心根深蒂固的奴性。而政教冲突,是一张对我们体内的奴性残留量的试纸。

3、逼迫显出刀剑权柄的存在,对教会具有的另一重价值。就是上帝以十字架,来确立教会与世界的边界,并向另一端的世界显出福音死而复活的大能。目的是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地下一切执政的、掌权的,现在晓得神百般的智慧。

4、政教冲突,可以帮助我们辨别,自己在中国社会中的一切顺从,到底是出于奴性的屈服,还是出于主爱的忍耐。是向着一个强大政权的投靠,还是如羊进入狼群的勇敢。因为一旦惧怕弥漫开来,那我们无论作出何种反应,都绝不是出于爱。

5、区别在于,出于爱的顺服,会使我们在面对政府最低层的工作人员的合法行为时,也能尊敬他如君王。并使我们在面对国家最高领袖的不义行为时,也敢于视其为独夫民贼。

6、这也测试出,我们在骨子里上,是否仍然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顺服比自己强大的,和藐视比自己卑微的,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这绝不是圣经所赞许的顺服,而是一切卑贱之人的标志。

7、 只有当你能顺服比自己卑微之人时,你对那比你强大之人的服从,才是圣经所讲的顺服。同样,只有当你能藐视那拥有生杀大权之人的不义时,你对那比自己卑微之人的责备,才脱离了你自身的卑贱。

8、政教冲突,以一种最尖锐的方式,把这个区别活生生地标示了出来,使我们不能掩盖,不能冒充,也无法再伪装。

9、这也能测试,自己是否因着基督,而拥有了一种高贵而自由的品质,就是圣经所讲的,对“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信赖与顺服。这种顺服构成一种保守主义的气质。就是知道何时顺服,也知道何时反抗。而这两者,都出于对神圣秩序的降服。

10、因此,逼迫测试你是不是一个福音的保守主义者。当一个顺服上帝的保守主义者顺从政府时,并不会助长邪恶,反而限制了邪恶。当一个顺服上帝的保守主义者反抗时,社会的心灵秩序也不因此被颠覆,反而因此被坚立。

11、因这个缘故,当基督徒顺服政府时,那些积极改变社会的民主派人士,起来责备我们是帮助政府维稳的保皇派。而当基督徒在政教冲突中顺从神、不顺从人时,又被那些为肚腹而活的实用主义者,指控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12、这也试炼我们,到底看重世人的评价还是看重基督的赞许。政教关系的冲突,比其他任何冲突,都更全面地显出教会与世界的对立和区别。这使一个基督徒的几乎一切社会关系,都无可躲藏,而被逼到阳光下被世人重新评价。政教冲突最显著的益处之一,就是让身在其中的任何一个基督徒,都不可以继续悄悄地作门徒。

13、因此,历史上每一次政教冲突,都是神国戮力前进的时刻。它要求一切基督徒,取消休假,回到神圣的岗位。在这个意义上,保罗所说的“安常守素”,就是指基督徒在世上的、一种“待命”的生活状态。政教冲突的来临,总是结束了一种虚假的和平状态,重新显出宇宙性的属灵争战的真相。而在这场争战中,真正的路障与拦阻,从来不是世界和政府本身,而是罪与怕在基督徒生命中残留的权势。

14、因此,每一次政教关系的冲突,都是上帝洁净祂的教会的时刻。如家庭教会老前辈所说的,“松一松,为广传;紧一紧,为拣选”。在逼迫中,主将假信徒逐出教会,将假教师暴露出来,并使一切没有合法蒙召的传道人,失去他们吃教的机会。

15、 测试自己是不是一个为福音癫狂的人。因福音而面临死亡威胁时,你才知道自己到底为谁而活。因福音而面临失业的危险时,你才知道自己到底为谁打工。因福音而可能失去财富和地位时,你才知道自己这一生,到底在为玛门癫狂,还是在为福音癫狂。

16、 因此,政教冲突的一大益处,就是大大降低了我们对自己属灵生命的高估。而我们日常生活中几乎一切问题,都是由此而来。就如基督若不被捕,彼得就不知道自己不行。基督若不被杀,门徒就不承认自己不信。活在安逸中的信徒,总是误解了自己的敬虔。绝对温度下降,我们才能感到寒冷,进而渴望光明。

17、逼迫和逼迫的风声,使我们真正有机会与朝鲜、中东和全世界其他地区受逼迫、杀害、关押和羞辱的教会认同。免得我们傲慢地藐视那些为主殉道的宣教士,又对那些为主癫狂的儿女嗤之以鼻或敬而远之。有哀哭的经验,才能更深地与哀哭的人同哭;有捆锁的危险,才能更深地与受捆绑的人同受捆绑。

18、政教冲突,也是一切成功神学和个人主义的最佳解毒剂。上帝藉着它显明,信仰在本质上是两个国度的关系,而非独善其身的灵性。政教冲突显出了社群的危险,譬如100个基督徒在一起,比20个基督徒在一起更危险。一群有牧师和长老、有宪章和选举的基督徒,比一群松散的、轻轻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基督徒更危险。但上帝恰恰藉着这种危险,显出了社群的价值,原来基督国度的焦点,在于社群,而不在于我个人。原来地上的政权最害怕的,不是一个个各自为政的基督徒,而是一个神掌权的圣约共同体。

19、因此,政教冲突的最大益处,是使我们与一位被审判的基督联合。凯撒的焦点,不是问你信耶稣吗(他们往往说,你信耶稣我们不管)。凯撒的焦点是问,你所信的那位耶稣“祂是王吗”?逼迫使我们得着一个机会,向世界作出和主耶稣当年一样的回答,“是的,你说祂是王”。这样,我们就让警察撕裂衣服,说,这样还说啥子呢,他们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20、因为,政教冲突是福音的本质决定的。政教冲突意味着十字架,十字架意味着政教冲突。在美国,可能是以教堂大屠杀和最高法院的判决这两种极端方式呈现出来的;在中国,则是以秘密警察、关押、取缔、边控、威胁房东及思想言论控制等形式呈现出来的。十字架是世界和教会之间的界牌。从这边到那边,要从十字架上走过去。从那边到这边,也要从十字架上退回去。

愿能与你们“看万事如损失、受苦为小事”的弟兄王怡

 


We help underserved church leaders
develop churches that transform lives and communities.